终南

转生之后第一世。貂蝉看望仙君

        “哦?是你啊”九公主看了一眼来人,便转过头去,继续摆弄手中的九连环。
        易谙瑢正心想是谁在桃源如此喧哗,一转身便看到一脸傲气的天界九公主。于是连忙伏下身子行礼,一时又不知该如何问好,只说:“九公主好”。
        九公主从小娇生惯养,性子虽不坏,却尤其傲慢。何况易谙瑢只是一个被收养在桃源的凡人。九公主头也不抬,一边摆弄九连环,一边继续说:“一个凡人也敢在桃源出入自如。仙君对你有礼,可我却不必同样待你”
        易谙瑢的心静如止水。自己正是听到外面喧哗才出来一看究竟,仙君喜静,天上飞凤,东海白龙,青丘九尾狐来了,仙君出现之前,都是尽量安静,等仙君自己出来的。不过既是天上九公主,应有别于他人吧。毕竟……仙君从此,不再是孤身一人了,真好,以后自己也可以回凡间,仙君,有九公主照顾,会很好吧。。。心……莫名的好难受。
        九公主见易谙瑢在那里一声不吭,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唇:“怎么?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
        易谙瑢回过神来,思绪一番,只能憋出来一句:“九公主说的是。东厨正煎药,九公主如无他事,我便回去看火了。”说完,行了礼,转身想走。
        “站住!本宫同意你走了吗?区区凡人,来此仙境已是大恩,竟还如此无礼!”这人今天怎么了?竟如此顺从。
        易谙瑢愣住了。心痛如刀割。是啊,区区凡人,竟敢对神仙动心。来此仙境,受尽福泽,已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自己究竟还在渴望什么奢求什么?
        九公主不依不饶,还要再说。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沉默?连点儿表情都没有。不正常。有猫腻。
        突然,正门开了。庄周走出来,伸着懒腰打哈欠,然后又转身把门关严。
       九公主见是庄周,躬身行礼:“貂蝉见过梦仙”
       易谙瑢反应过来,转过身:“见过梦仙”。心里又在想,仙君怎么样了,是不是着急用药?真怪自己了,明知那公主胡搅蛮缠,还与她说话作甚。
       庄周看看易谙瑢,随口说到:“小谙瑢,药煎的怎么样了?”
        易谙瑢抬头看看庄周,看人神色丝毫不急,心下了然,“谙瑢正要去看”
        “那便速去。”
        易谙瑢行了礼,转身便走。
        貂蝉只能老老实实。梦仙在这,自己怎么好喧哗?
        庄周又看向貂蝉:“九公主此次大驾,可是探望仙君?”
        提到仙君,貂蝉猛的抬头:“正是,听闻仙君被神兽戾气所伤,故而前来”
        庄周又说:“恐怕只能请九公主原路返回了”看着一脸懵的貂蝉,庄周又说:“越人已为仙君看过,并无大碍,只是需要些时日,配合草药在这桃源静养。方才仙君已经睡下。此时九公主若进去,恐有碍仙君休息。更何况越人还没走。”庄周低下身子小声说:“越人的性子九公主是知道的,他最讨厌给人看病时有人打扰。所以……”
        屋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咳嗽声。
        庄周直起身子,“咳咳……所以,九公主请回吧”
        貂蝉也无法,行礼,“劳烦梦仙在仙君醒来之后,替婵儿问好”
        庄周点点头。貂蝉行了礼,便离开了。

        脑子中闪过的片段。记录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