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

转生之前,凡间

“他在哪”易谙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百...百毒...窟”小医仙刚跑回来,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谙瑢...等等...别走... ...”
易谙瑢等不及听完小医仙说完所有,面色冷酷,提着剑冲了出去。
百毒窟是吗?诸葛亮,你真让我好找!

赵云扶了扶小医仙,温声开口。也许赵云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对小医仙说话,语气总比别人温和客气许多。赵云问:“方姑娘,敢问方才姑娘想说却未说出的是什么?”小医仙还没有缓过来气,赵云习惯的礼貌又让她莫名气愤,撒娇似的语气带着烦躁:“好烦啊别说话”赵云不知怎地,只能乖乖闭嘴了。抬手慢慢为“方姑娘”顺气。

百毒窟,囊括人间所有毒物,蛇,蝎,蟾蜍,毒虫,蛊虫... ...凡是跟毒沾上边的活物,里面都有。窟内毒雾弥漫,遍地尸骨,腐臭味不断。所以也有人叫它死人洞。
易谙瑢急于见到诸葛亮,内心的慌乱 愤怒 烦愁...通通纠结在一起,以至于她忽略了对各种爬虫的恐惧。
所以当那些洞口的几只毒虫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本应大叫一声,然后抱头蹲下,捂住眼睛。可是事实却是,她觉得那些虫子怎么这么烦人,不该来的时候来挡道!凡间的毒虫本就比不得天上,何况易谙瑢永生之体?激动的易谙瑢什么都不想管,只想赶快进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在这里。她想用法术,毕竟这些凡间的毒虫,用几个小法术很容易就解决掉。可是她冒险出来,已经是极限,如果再使用法术,恐怕自己和小医仙离被发现也不远了。
易谙瑢喘了一会儿,一路到这里至少也有七里地,即使是不需要法术的轻功,也真的还是挺累人的。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易谙瑢提起剑,杀进去!
一路厮杀,易谙瑢身上也受了些伤,伤口因为毒虫的毒而发黑发紫。易谙瑢满不在乎的前进,可是毒物怎么杀得完?伤口流血不断,渐渐地,易谙瑢意识到到自己冲动了,可现在她不能躲,只能应战。黑暗处不知有多少条毒蛇毒虫等她停下,他一停下,那些蛇就会盘曲上来,毒虫就会把她淹没,再想挣脱,就很难了。
易谙瑢脚边已经堆满了毒物的尸体,她正站在那些尸体上。这样下去,自己的体力一旦耗尽,不仅找不到诸葛,自己恐怕也出不去!
怎么办?
自来到人间,易谙瑢从来冷静。她安慰自己,自己已经是独立的了,只要逃避好各界的追捕,没有什么值得烦心的。遇到什么问题,都镇定的解决。先是来找事儿的三个混混,然后是投靠错人差点儿进了妓院,再然后,终于遇到了军师,可是自己一无是处,小医仙还能充当军医,自己会的体术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又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即使学会,用处也不大。所以女扮男装,装作小医仙的夫君,然而腿上旧疾,不能参军。本以为可以安稳一段时间,可是赵云的身份又成了迷。为什么他会知道的那么多?为什么他看出了自己的招式不来自人间界?好吧,其实跟一个随时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人在一起生活也不是很紧张,也都不是事,毕竟赵云虽然知道的多,但是好像他忘记的也很多。

但是这次,易谙瑢真的慌了。她甚至不是想活下去。活着有什么意思?终日紧张的神经让她就快要崩溃。她活着干嘛呢?复兴家族?整个家族,只剩下自己和哥哥两个人,可是哥哥又在哪?天下这么大,要找一个人,怎么找???想到这些,易谙瑢突然释然了,不如就停在这吧... ...再也不用疲惫的,用力的往前,小心翼翼的走。
易谙瑢的动作稍慢下来,一条色彩斑斓眼睛闪着绿光的王蛇窜上来狠狠咬住了易谙瑢握剑的手。“嘶”易谙瑢手一松,剑从手中摔下来,插进遍地的尸体中。成千上万只毒物瞬间漫上来。
易谙瑢突然看到了洞顶开了一个口,一点点微弱的光从那里泄下来。
        好漂亮...
易谙瑢想起了小医仙,想起了儿时的玩伴,想起了族长传给自己永生之体时慈祥的微笑...
        你说,让我看看这世界美好的一切,可是我一直忍辱偷生,哪里还会去注意那些是不是真的存在?爷爷,你是不是在骗我?
易谙瑢抬了抬手,像是每一个濒死之人都会做的那样,把手伸向了那缕微弱的光。
易谙瑢的手已经被毒虫啃烂了,指节处甚至有白骨露出来。血肉模糊在手上,黑色紫色红色……各种剧毒污染了漂亮的手。
怎么这么脏?易谙瑢条件反射的想看看自己身上如何,却发现,除了被毒物撕咬的痛苦,什么都感受不到,洞里的黑暗也让他看不清楚。这一瞬间,易谙瑢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停在这里,这里太脏太暗了。。。
可是现在自己被毒物纠缠住,怎么脱身呢?
易谙瑢奋力把手伸张插在尸体上的宝剑,却无论如何都碰不到。这些毒物像是知道易谙瑢想的,很快包裹住了整个剑身,易谙瑢好不容易伸出的手,也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毒虫包裹。易谙瑢除了头露在空气中,全身都已经看不见了!!!
怎么办?
小医仙。。。我可能...要失约与你了。。。
易谙瑢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从小到大经历的种种不断浮现。她想起了家里那棵上万年的桃树,灭族之后,不知道它还在不在。对了,哥哥还没有闭关的时候,我们好多朋友,经常在树下玩儿。郡主有时候会来,每次来都带天上的仙桃,非要和桃树结出的桃子比哪个更大更甜。哥哥只爱和太白比剑,一比起来就没头。小医仙最喜欢缠着子龙,子龙也任着她胡闹。孔明一嗜书,二爱琴,三喜清净,故而每次只倚在树上,或看书,或抚琴,时常抓几枚桃子吃。这么想想,当初我倒是每次都过去烦扰他,虽不见他有何愠色,却真是扰了他清净。不过他既然没有不悦,就可以把我的“扰”也算作清净吧。孔明,你呢……人间的这位军师,和你还真相似呢,不仅名字和长相一模一样,爱书爱琴爱清净都是一样的。真的好想,在看到你一次啊,还有小医仙,我出不去了,你会恨我抛下你一人吗?
易谙瑢有些绝望的放下手。
怎么办?
要使用法术吗?
周围的光更暗了。
可是使用了法术,等妖魔追赶过来,依然跑不掉。更可怕的是,妖魔很快就会找到我们隐藏的地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永生之体不会消亡……
永生之体受到的伤害越大越剧烈,恢复的也就越快。所以易谙瑢的肉身虽被毒物不断撕咬,却也在不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所以…难道就一直在这里……
忍受毒虫的撕咬吗……
思量再三,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体力,小医仙和赵云若是来了最好,若是不来……孔明,我该怎么办……
腹部一阵剧痛,很快蔓延全身。
寒蛊?
毒物众多,不乏能够使人麻痹昏厥的毒虫,易谙瑢已经没有力气做别的什么,连思考都要强迫自己清醒。寒蛊的发作耗尽了她最后的意志。
易谙瑢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孔明,我……
没有办法了……
就听天由命吧……

“疼……”易谙瑢哆嗦着想抽回受伤的胳膊。
“提醒你树上有蛇你还敢爬,疼就当是教训,小姑娘都八百多岁了还这么淘气不稳重,日后飞升上仙真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诸葛亮皱着眉,把易谙瑢胳膊握紧不让她逃开,继续往伤口上慢慢倾倒桃花酿。“桃花酿是仙酿,这蛇还不知有毒无毒,一会儿你再喝些,总归是没有坏处的。疼忍着点儿吧,这里我轻点儿也没用的”
刚才易谙瑢在树上被蛇咬,一个不注意就连人带蛇从树上翻了下来。本来只是蛇咬了一口,伤口也没多大,可是那蛇原本是缠绕在树干上,易谙瑢向后一翻牵动了蛇,咬上的肥肉蛇可不愿松口,这两头一牵,易谙瑢手臂被咬的那一块沿着蛇咬进去的口子撕开一大块。血流不止。
虽然站在树下的诸葛亮反应过来无比精准的接住了从树上掉下来的易谙瑢,但是伤口流血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诸葛亮的衣衫也染上红色。诸葛亮一言不发把人放下,凶神恶煞地捏住蛇的七寸,“妖孽还不松口!”蛇松了口,讪讪溜了。诸葛取出桃花酿就往伤口上倒。人间不许使用法力,可是她伤成这样。。。诸葛亮暗自往倾倒的酒中注入了法术。
“我这不是看那桃子熟了,想摘来尝尝吗……在人间又不许使用法术……你不也在树下看了许久吗……”易谙瑢辩解着“嘶-你轻点儿……”
诸葛亮抬头看了看易谙瑢红扑扑的小脸,易谙瑢瞪着大眼睛无辜的瞅着他。
合着这个蠢货摘的桃子也带了他的份?
诸葛亮手一倾,桃花酿汩汩流下。
本来受到麻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诸葛一个停顿之后再倒,易谙瑢疼的龇牙咧嘴“疼疼疼---慢点儿慢点儿……”诸葛亮唇角勾笑,松开易谙瑢手臂,把酒壶系在腰间。易谙瑢缓缓收回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右臂,左手小心的拖着,满眼心疼。
诸葛亮从上衣扯下一块布条,“把手伸过来”易谙瑢乖乖的伸出了右手。诸葛亮小心翼翼地用布条将伤口层层缠绕,多余的酒水渗过白衣,描画出伤口的形状。最后一圈,诸葛亮在易谙瑢的手臂上系了一个完美的蝴蝶结!
易谙瑢看着蝴蝶结,惊讶而不无鄙视地看着诸葛:“你一个男孩子还会系蝴蝶结啊……”诸葛无奈回复:“我是男孩子,可你是男是女啊?”言外之意你若不是女孩子,才不给你系蝴蝶结。易谙瑢心中暗自吐槽:不愧是天才,女生不会的他也会……
诸葛亮天资非凡,虽然只是下仙,但法力修为早已可与上仙媲美。易谙瑢天资也不差,但生性调皮,修为只能说在同龄人中凤毛麟角,但却是远不能与上仙相比的。
两人已经超出同龄人甚多,自然不愿再受一般礼法拘束,故而时常从天上溜下凡间。
这不。两人本是在天上桃树上读书,这又溜到人间游乐来了。
伤口也包好了。易谙瑢开始教唆诸葛亮:“以前只吃过那株桃树结的桃子,这人间的桃子却没尝过。不过单是闻着桃香……”说着猛吸一口,“真是勾人,一点儿不比天上那株桃树逊色”诸葛亮平静的看着易谙瑢,眼眸静如死水。
“真是馋姑娘。可是人间不能用法术”
“你不会爬树吗?”
“树上有蛇”
“刚才咬了我,已经被你凶神恶煞的表情吓跑了”
“树上不止一条蛇”
“你怎么比我还胆小”
“像你一样上去白白给蛇咬叫勇敢?”
“……”易谙瑢狠狠瞪了诸葛一眼,却又吃瘪的辩解不出。
诸葛亮看她吃瘪的样子,觉得分外好笑。‘这个蠢货’
“真想吃桃?”
“想……”
“求我啊”
“……”
那天,易谙瑢用不到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让诸葛亮明白了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那天,易谙瑢带着手臂的伤想让诸葛亮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然后成功被诸葛秀一脸。诸葛亮单手握住易谙瑢受伤的手臂高举,轻轻松松就治住了她。
“不求我吗?”诸葛亮唇角掩饰不住的笑
“……”易谙瑢:好想揍他可是手臂还有伤怎么办啊。
“桃子这么香,真的不考虑考虑吗?”诸葛亮继续逗着这个蠢货
“……求……求你……”美食如何辜负!但是求人什么的,太不好开口了吧,易谙瑢别过脸,声如蚊虫。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见啊”诸葛亮不是没有听到眼前人细小的声音,但是这个蠢货羞涩的表情可不多见,于是产生了再逗她一下的想法。
易谙瑢咬了咬唇,这人也太得寸进尺了。但是伤口是他帮忙处理的,从树上掉下来也是他接住了我。。。可是这些不都是他自愿的嘛!我有让他接住我什么的?思绪再三,易谙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诸葛亮看着人各种神奇的小表情,心知这小蠢货肯定是纠结上了。“咳咳……求我做什么”
易谙瑢听人戏谑的语气,正要发作,诸葛亮都不必用劲,轻轻捏捏易谙瑢的手腕,虽然没有痛感,但手臂的伤提醒易谙瑢只能硬生生憋下去。
这算不算趁人之危?
“……求你……帮我摘桃子……”
诸葛亮满眼笑意,松开胳膊,揉了揉小蠢货的头。恩,头发还挺软的。“在这儿乖乖等着啊”而后突然凑近易谙瑢的耳朵“小蠢货”

“疼……”易谙瑢喃喃自语。
“忍着点儿,就快到了。”诸葛亮尽量放轻步伐,沿着石阶一路向上。这蠢货真是一点儿没变,还这么容易冲动啊……
“孔明……疼……”易谙瑢喃喃的说,竟带着一点儿哭腔。诸葛亮愣了一下。转而无语。一边心里暗骂:这蠢货……一边想着不能使用法术,一会儿怎么给易谙瑢止痛。
石阶不长,该走半柱香时间的距离,诸葛亮抱着易谙瑢缓缓的前行,愣是走了几炷香的时间。
到了。
诸葛亮小心翼翼把怀中的人放到石床上。摸了摸头。恩,果然发烧了。又摸摸手。冰凉冰凉的。
看着潮湿的环境,诸葛亮叹了口气。

评论